国内外读者来信•幸福研究
有关幸福的研究忽视了社会因素
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 2017,20(9) : 539-539. DOI: 10.3760/cma.j.issn.1007-9742.2017.09.123
摘要
引用本文: Neville Patricia N, 梁立智. 有关幸福的研究忽视了社会因素 [J]. 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2017,20( 9 ): 539-539. DOI: 10.3760/cma.j.issn.1007-9742.2017.09.123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所有,未经出版人书面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严禁以任何形式或途径翻印本刊内容,包括利用电子、机械、影印等方式对本刊文字或插图做全部或部分之抄袭复制或传播,或将本刊储存于任何检索库存系统内。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BMJ出版集团、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观点。

作为一名社会学家,我对阅读保罗·里奇菲尔德(Paul Litchfield)有关幸福研究的访谈录怀有浓厚的兴趣1。在社会学中,对于幸福研究的价值和目的一直存有很大的争议与批评2,3。虽然幸福同安康与福祉无疑都具有个人价值和人际交往价值,但我们仍需质疑那种将既往个人关注的事情转变成一个关系到公共和集体利益问题的研究目的。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